第164章 来比一场如何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家有小妻:权少老公太无情正文 第164章 来比一场如何
(小说屋 www.79009459.com)?    嘟

    伴随着清晨的第一丝光明,南江部队营地里响起长长的起床号角声。【风云阅读网.】 正在寝室休息的季凉忽然从床上弹坐起来,睁开眼的下一秒,想都不想的开始穿衣服起床,动作飞快。

    该死的,今天是她值班,应该早点起床的,怎么,?#25512;?#26202;了呢

    程燕西已经早早的站在三连做早操的队列前等着了,背着手,站得?#25163;保?#24069;气的模样引来很多女兵的频频侧目。

    忽然,他定睛一看,在一片军绿色中准确的捕捉到一个娇小的身影。那是,昨天不听话的那小?#23601;貳?br />
    只见季?#21476;?#24471;有些慌乱,一边跑一边将头发塞进军帽中,微垂着头,向连队这边跑来。

    程燕西心神一动,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么样的画面,似曾相识。

    接近连队时,季凉略微抬头的瞬间已经瞥到程燕西了,但就这一瞬间,她决定假装没看到程燕西,准备擦着他的身边,?#39057;?#36830;队后面。

    只是脚步刚刚靠近程燕西身边,手臂却忽然被他攫住。

    “去哪儿”程燕西声音沉沉的,似乎蕴含了一丝薄怒。她以为他?#24202;?#20986;来,她在躲他吗

    季凉的身子一顿,没去看程燕西,只道:“程首长,我要去队列站好。”

    听到程首长三个字,程燕西心里莫名的烦躁起来,抓着季凉的胳膊微微用力,“你叫什么名字。”明明是询问,语气却像是命令。

    季凉心中泛起一阵悲凉,定了定神。转头,朝程燕西行了个军礼,“回首长,我叫季凉。”

    “季凉,季凉”程燕西轻轻呢喃。这个名字,这个名字

    “程首长,我能先回队?#26032;稹?#23395;凉轻声问道,“早操时间到了。”

    程燕西一皱眉,放开季凉,“回去吧”

    “是。”季凉点点头,转身回到队列最后方。

    三连的女兵整齐有序又有效率的站好。

    “报告首长?#27604;?#36830;连长徐秀云出列,跑步来到程燕西面前,“三连应到93人,实到93人,请首长指示”

    “恩。”程燕西应了一声,“还是按照常规训练来,三连连长带兵出操吧”

    “是,首长”徐秀云接了任务,转身站到队列前,对一群飒爽的女兵说道:“负重二十公斤,绕操场五千?#20303;!?br />
    “是”

    即使在如此洪亮的口号声中,季凉的思绪也忍不住飘远。

    昨天下午,季凉已经给三连的?#19997;?#20102;会,告诉她们新教官要来的事,谁知在会上,一?#21495;?#20853;竟然揪住程燕西这个人不放了,又问结婚了没,又问长的怎么样,又问脾气好不好,搞得季凉心乱如麻,急匆匆散了会。

    昨晚回去之后,季凉满脑子都是程燕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今天早上差点连早操时间都错过。她实在想问?#25163;?#24773;的人,程燕西这失忆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一旦问了,就代表她必须跟程燕西的过往再有联系,她好不容易从过去逃开,又怎么想再跳进火坑呢只是这样一直跟程燕西耗着,也不是办法。

    可是,程燕西失忆,是忘记了所有事吗还是,单单忘了她自己

    “季指导员,又在想什么”

    头顶上方突然传来那道熟悉又?#21543;?#30340;声音,季凉一愣,条件反射的抬头,眼神中的迷茫和无助还来不及收回去。

    程燕西呼吸一滞。

    “程首长。”季凉连忙?#20174;?#36807;来,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

    “我发现你似乎很爱发呆。”程燕西连忙将自己刚刚的情绪收敛,冷声说道:“我带的兵必须得是最好的,他们的指导员,也必须是最好的。你这样的小姑娘,如果觉得自己没有那个能力,我建议你去后勤处或者通信部,你这样的状态,我觉得不适合当特?#30452;?#30340;指导?#34180;!?br />
    季凉眼神一眯,明明生气,?#24202;?#24819;跟程燕西有冲突,道:“程首长的话,?#19968;?#22909;好考虑的。”

    程燕西听罢,心里的不痛快又增添一分。这位季指导员怎么这么有本事说的哪句话好像都能?#31859;?#24049;不痛快。而自己更奇怪,听到季凉说要考虑离开的话,应该开心才是,怎?#20174;?#19981;想让她走了呢

    正说着,三连的女兵已经跑完一圈,很快来到。程燕西偏头一看,不再理季凉,径直来到队伍最后方,跑着跟上她们的步伐,吼道:“太慢了还能提速”

    季凉看着程燕西跑远,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或许,她真的不应该再呆在这里了,最起码,不能跟程燕西走得太近。

    她怨了他那么?#33579;?#24680;了他那么?#33579;?#21448;怎么可能跟他相安无事既然他失忆,那就永远不要再记起她来

    一天的常规训?#26041;?#26463;,无论是吃饭也好,上厕所也好,陪在程燕西身边的人都是赵钱孙。已经一整天不见那个爱发呆的?#23601;?#20102;。

    晚上,从?#31243;?#20986;来,程燕西跟赵钱孙一边走一边聊天,赵钱孙道:“程首长还想去哪里转转吗”

    “除了靶场、操场,除了训练还是训练,有什么好转的”程燕西冷哼一声,“倒是你,一整天跟着我,三连的指导员呢”

    “程首长您不知道吗”赵钱孙一愣,“季指导员说她怕她跟着您不方便,特地让我来陪着您。”说完,赵钱孙有些得意,“程首长,我可是咱们三团里唯一的男指导?#34180;!?br />
    赵钱孙一说完,程燕西倒笑了,问道:“看样子,你在团里很吃香啊被一?#21495;?#20853;围着,感觉还不错吗”

    “哪里不错啊”赵钱孙撇撇嘴,有些愤愤不平,“一?#21495;?#29305;?#30452;?#21170;儿比我都大有事没事说我是文官,感觉我一大男人被整个一个团的人都?#24202;?#36215;太伤自尊心了还不如季指导员呢,在哪个团里都那么受?#38431;!?br />
    “受?#38431;?#31243;燕西一挑眉,“就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就受?#38431;?#20102;”

    “长得漂亮,思想工作做得好,认真负责,平等对待每一个人。”赵钱孙秃噜秃噜说了季凉好多优点,感叹道:“这样的女人谁不?#19981;?#19981;仅在三团,在我们男团那两个团里也是相?#31508;芑队?#21834;”

    程燕西看着赵钱孙得意洋洋的样子,道:“你也?#19981;?#22905;”

    赵钱孙立刻挠了挠头,有些害羞,“怎么说呢,挺?#19981;?#21543;大家都很?#19981;?#22905;”

    “她是来当指导员的不是来当大众情?#35828;摹?#31243;燕西突然拔高声音,怒吼出声。

    赵钱孙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程首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说的?#19981;叮?#19981;是那种?#19981;叮?#23601;是”赵钱孙正不知道怎么解释,往前一看,立刻道:“程首长,你看看前边,真?#19981;?#23395;指导员,想追她的?#19997;?#26159;我们二团团长呢”

    程燕西正疑惑,一听,立刻抬头往前看去。只见季凉跟昨天那个护着她的男?#30636;?#32937;往这边走来,两个人边走边?#27169;?#33080;上都挂着淡淡的笑容。

    想追她这个老爱发呆的小?#23601;罰?#26377;什么好的天底下没女人了吗程燕西怎么看?#23395;?#24471;季凉脸上那抹笑容刺眼得很。这是部队不是谈恋爱的地方

    “首长”赵钱孙看两人走过来,朝郑?#29992;?#34892;了个军礼。

    季凉这时才看到程燕西,也简单行了个军礼,没有说话。四个人站在对立面,中间隔着两三米的距离。

    郑?#29992;?#30475;到程燕西,像一只被激起战斗力的公鸡。?#30475;?#30475;到程燕西他?#23395;?#24471;威胁?#22836;?#24594;,首先,他是很不服气程燕西一个非缅疆军区的军官来带兵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季凉了,好端?#35828;?#26469;第一天就找季凉的麻烦,他很愤怒。

    程燕西看到郑?#29992;?#20063;哼了声气,转头,径直看着季凉,语气波澜不惊又不减威严,“季凉,过来。”

    这语气分明就是颐指气使季凉一怒,“你”

    “程首长。”

    只是季凉还没开口,郑?#29992;?#21364;突然上前一步,略带怒气,“程首长不要将个人情绪带到部队,不要处处找季指导员的麻?#22330;!?br />
    “呵”程燕西嗤笑一声,“我昨天刚见这位季指导员第一面,哪里来的个人恩怨”

    第一面季凉听了,睫毛不可?#31181;?#30340;?#35835;?#25238;。

    只听程燕西继续说道:“只不过季指导员是我们三连的人,我想?#19968;?#26159;有权利让她过来的,不是吗”

    “让她过去做什么”郑?#29992;?#36947;:“她刚值?#22047;?#26463;,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

    程燕西往前走了两步,脸上的怒气越来越盛,“一来部队就听说二团团长对我们季指导员青睐有加,没想到这么护着。既然如此,我们来比一场如何我若赢了,就请郑团长不要高高在上的指点我们三连的事。”

    季凉的瞳?#23383;?#28982;紧缩。

    “好啊。”郑?#29992;?#19978;前一步,在程燕西面前站定,气势上丝毫不输一分,道:“那要是程首长要是不幸输?#35828;?#35805;,就别再找季指导员的麻?#22330;!?br />
    程燕西勾了勾嘴角,有些不屑,“放?#27169;?#36825;个小?#23601;?#25105;才没兴趣,我也不?#21152;?#25214;她的麻?#22330;?#25105;只是不想别人干涉我的行为。”

    “好。”郑?#29992;?#28857;点头,“我明?#20303;!?br />
    赵钱孙看着这架势,偷偷溜到季凉身边,小声道:“这什么情况两个男人为了你要决斗啊季指导员,我果然没看错你”说着,还竖了竖大拇指。

    季凉摇摇头,说不清心中的感觉,却道:“哪里是为了我,只不过是拿我当个幌?#24433;?#20102;。”

    “啊什么幌子”赵钱孙?#35835;?#24867;。

    季凉眯了眯眼,“新来的教官为了服众,必然要找个机会在我们部队树树威风,好?#20040;?#23478;看到他的实力,不然,接下来的路会很难走。而刚刚就是个?#27809;?#20250;,因为郑团长的实力,咱们都知道,若是程首长赢了,你说你服不服”

    “服,那?#27604;?#26381;了。”赵钱孙点点头,?#20540;潰骸?#37027;郑团长迎战,可是为了你吧”

    季凉皱了皱眉,“也不完全是吧。?#31508;路?#30340;军演,郑?#29992;?#21482;落得个副指挥的差事,心里难免不平衡,虽然说刚刚被程燕西一激,有点替自己出头的意思,可也不能说他,完全没有私心。

    “那你觉得谁能赢”赵钱孙问题一个接一个。

    “不知道。”季凉摇摇头,“都不知道他们要比什么。”

    “那你希望谁赢”

    季凉一笑,对赵钱孙说道:?#32610;?#25351;导员,你问了太多问题了,我真的很难回答。要是程首长赢了,多丢我们部队的面子。可这要是郑团长赢了,我们三连的女兵们不服了,我这思想工作?#20540;?#21152;大力度了。”

    “啧啧啧”赵钱孙赞叹的摇摇头,“季凉啊季凉,你说你个小姑娘,看事情看得怎么这么透彻”

    季凉失笑,“都是些很明显的事情。”说完,往那两个男?#35828;?#26041;向看?#19997;礎?br />
    “来者是客。”郑?#29992;?#36947;:“程首长想比什么郑某一定奉陪。”

    程燕西嗤笑一声,歪了歪脑袋,?#21543;?#20987;,格斗,攀?#25671;?#19977;项如何”

    “没问题。”郑?#29992;?#19968;口应下,眼中自信满满,“那就明天吧,让我也见?#37117;?#35782;飞虎团团长的厉害。”

    “好啊。”程燕西随意的开口,瞥了眼不远处的季凉。

    郑?#29992;?#20063;转头看了季凉一眼,道:“那我先跟季指导?#32972;?#39277;去了。”

    程燕西眼神一暗,说出来的话有些咬牙切齿,“好啊。”

    “季指导员,走吧。”郑?#29992;?#25307;呼一句。

    “恩。”季凉点点头,跟上郑?#29992;鰨?#36335;过程燕西身边,明显感觉到他身上的凉意。

    铃铃铃

    程燕西身上的电话突然响起来,他掏出手机一看,看到来电?#35828;?#21517;字,紧皱的眉头顿?#31508;?#23637;开,几乎迫不?#25353;?#30340;划开电话。

    ?#25300;梗?#23567;然”

    季凉刚走出三步,猛然听到程燕西念出来的名字,脚步立时顿住,心里的冷一圈圈扩展到四肢。

    “你还有第二个选择。离婚,带着你的孩子,滚出我的?#28572;紜?br />
    “程燕西跟程然那个贱人早就去国外了季凉,你太傻了”

    有些不太好的回忆悄然出现,季凉握了握拳。原本还抱着一点点想要探知程燕西三年来发生了什么的好奇?#27169;?#39039;时消失殆尽。若是知道了,也只会?#31859;約耗?#22570;吧

    “想你了呀”程燕西对着电话又说了一句,声音里带着轻快。

    季凉的脚步不自觉地加快,她生怕自己再多听一句,就会忍不住夺过程燕西的手机来摔了。凭什么这两个?#19997;?#20197;活得这么潇洒自在就算忘了她,可程燕西,你连你爷爷都忘了吗你连你们程家的声誉都不要了吗

    第二天一早,程燕西跟郑?#29992;?#35201;比赛的事就已经传开了。可不靠谱的是,所有人都传两个?#35828;?#25112;火是因为季凉才蔓延开的。

    虽说部队里的女兵耍起狠来一点不输男人,可八卦的天性始终不减,一个个眼巴巴等着事件女主角出现,上演一出两男争一女的好戏。

    季凉也不负重望的出现,可从早操开始,她像没事人一样,一个个女兵心里嘀咕,直到早操结束。

    “早饭过后,?#35828;?#38047;正式到靶场集合。”季凉站在队列最前方,声音清脆,“今天上午的训练暂停,我们连新来的教官和二团的团长有一场比赛,我们去见识一下两位长官的实力。”

    连队里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程燕西站在连队一侧,莫名其妙的一直盯着季凉,直到她说完,程燕西才补充道:“到时候,你们要给我,你们的新教官加油。什么二团团长,又不是你们三团的,听到没有”

    队列里顿时响起一片哄笑。

    “行了,去吃饭”程燕西一摆手。徐秀云带着连队往?#31243;米?#21435;。

    季凉跟着连队往前走,程燕西却趾高气扬的跟上来,跟季凉并排着往前走。

    季凉并不想跟程燕西有过多交流,假装没有看到他。

    走了两步,程燕西越来越生气,怒道:“季指导员,你没看到?#34915;稹?br />
    “看到了。”季凉淡淡的回了一句。

    “那你不跟我说话”程燕西吼道。

    季凉始终看着前方,“我跟程首长很熟吗不过见了几次面,好像还没有熟悉到可以随意打招呼的地步。”

    “你”程燕西被堵得哑口无言,一口闷气堵在心里,怎么发也发不出来。季凉说的?#25429;裕?#21487;是,他怎么就是不痛快呢心里有?#25351;?#35273;,好像,好像季凉的眼神必须黏在他身上才行,好像对季凉,有种自来熟的感觉

    想到这里,程燕西的瞳?#23383;?#28982;紧缩,“季凉,我们两个以前,真的不认识吗”

    季凉抿抿唇,笑了,“如果这是程首长搭讪女孩子的方式,未必也太拙劣了。”季凉终于转头看向程燕西,“程首长,我?#38405;?#22833;忆的事情表示很遗憾,但是,不好意思,我跟程首长以前从未见过,我们,不认识。”

    程燕西的眼神一凛,心一沉,忽然觉得有些莫名的委屈,淡淡说道:“我失忆的事,不要告诉别人。”

    “哦,好。”季凉应了一声,转回头,藏住眼底那一抹悲凉。

    ...

    小说屋 www.7900945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19981;?请点击这里把《家有小妻:权少老公太无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家有小妻:权少老公太无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家有小妻:权少老公太无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意甲射手榜
大风车心水彩票论坛 大乐透周六走势图行 黑龙江22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快三预测 马会内部免费资料一肖中特 湖北11选5彩票通 大乐透开结果 广西快3遗漏数据 足彩任九投注规则 排列三和尾走势图200期 123k开奖现场直播 广西11选5基本走势跨度走势图 网上的恒盛彩票是干嘛的 网易足彩 江苏11选5万能8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