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8章 她就是暖床的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暖婚似火:顧少,輕輕寵正文卷 第1138章 她就是暖床的
(小說屋 www.79009459.com)?    My love。

    這是林璇璣生前留給他的。

    母親有遺言,將來他若是愛上了某個女孩,就將這個my love送給她。

    君夕卿纖白的小手摸上了這條鏈子,鏈子冰冰涼涼的,摸著很舒服。

    她用力的拽了拽,想將這條鏈子拽走。

    這時一只骨節分明的大掌探了過來,一把捏住了她纖細的皓腕。

    嘶。

    君夕卿當即擰起了秀眉,“疼。”

    她被迫松開了那條鏈子。

    陸夜冥伸手一甩,直接將她甩在了沙發里,白色的沙裙瀲滟的披散開,三千青絲凌亂,他覆上身,直接將她壓在了身下。

    “乖,別貪心,那不是你能碰的東西。”他低聲道。

    君夕卿聽不懂他在說什么,熱,好熱,她纖塵的身體在他的身下不安的扭動。

    陸夜冥緩緩的勾起了薄唇,他的大掌往下滑,掀起了她的裙擺。

    君夕卿少女的身體從來沒有被人碰過,幾歲開始她就知道女孩子的裙子不能給人掀,她意識到了危險,迅速伸出小手按住了他的大掌。

    “不要…不要…不可以碰…”

    感覺到她的抵抗,陸夜冥用幾根修長有力的手指將她兩只亂動的小手按在了頭頂,“不要怕,我會對你負責的…我會娶你的…”

    君夕卿覺得嬌肌一涼,她嚇得驚叫出聲,“啊!”

    迅速的,她的叫聲就被男人的吻給堵了回去。

    ……

    五分鐘后。

    君夕卿閉上眼,直接暈了。

    覆在她身上的陸夜冥眼眶猩紅,薄襯衫下,他額頭的青筋暴跳。

    她竟然在這個時候暈了。

    他怎么辦?

    抽身離開,他拿出手機打電話,“我待會兒過去。”

    ……

    別墅里。

    陸夜冥將君夕卿放在了房間柔軟的大床上,給她蓋好被,他起身離開。

    “你們好好照顧君小姐。”

    “是。”女傭敬畏的點頭。

    男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和外面的黑幕融為一體。

    耳畔都安靜了,床上的君夕卿緩緩睜開了眼。

    她起身下床,拉開了房間的窗戶,很快窗下出現了一道暗影。

    君夕卿爬到窗戶上,這里是二樓,她縱身就往下跳。

    幾秒后,她落進了那道暗影的懷里。

    這個懷抱冰冷無比,但是讓她無比的心安。

    這個世界上,這個人是她最信任的人。

    ……

    武勤拉開了后車門,君夕卿彎腰上了后座。

    她的白色紗裙外披了一件黑色斗篷,頭上帶著斗篷的帽子,遮的嚴嚴實實。

    武勤看了一眼那道暗影,恭敬的點了一下頭,“主。”

    世人都以為君楚霖是武陵鐵騎的統帥,其實不是,這道暗影才是武陵鐵騎真正的主人。

    這道暗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視線里,好像他根本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武勤上了副駕駛座的車門,豪車疾馳在路上。

    “三小姐,這是主讓我交給你的。”武勤將一樣東西遞給了君夕卿。

    君夕卿伸出小手接過來,是…下聘文書。

    陸夜冥告訴過她,一年前,他曾經向君家求娶過她。

    她垂下羽捷,翻開了下聘文書。

    很快,她的目光落在了兩個字上---側妃。

    “三小姐,一年多前,西王爵想要迎娶你為側妃,但是大小姐和二小姐當場就回絕了,今天,大小姐給你下了藥,不過是昏睡的藥,是西王爵給你下了春-藥,其實西王爵和副總統雷澤早就暗中勾結了,那天在訂婚party上,西王爵夜行衣的血已經檢測出來了,是君司令的。”

    “看來西王爵為了得到了三小姐你,得到你身上的訓狼秘術,真是不擇手段。”

    君夕卿巴掌大的纖靈小臉上還戴著黑色斗篷的帽子,黑色襯的她一張小臉絕色無雙,輕輕的顫動著羽捷,她出聲道,“現在大哥生死不明,大姐二姐朱哥哥被雷澤給抓走了,西王爵想要的恐怕不止訓狼秘術,還有…武陵鐵騎,如今情勢,我要好好想一想。”

    她將下聘文書丟進了垃圾桶里,纖白的小手托腮,閉上了眼。

    武勤沒有再打擾,三小姐的計謀睿智遠遠在他等之上。

    大小姐二小姐這兩天變得很反常,三小姐早就有了準備,所以發生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里。

    她不過將計就計。

    還有,沒有人知道,她自幼被君莫生撫養長大,君莫生文謀武略,天生的帝王之才,他不但傳授君夕卿訓狼秘術,更在很早的時候就給君夕卿服用各種草藥調理身體,所以她現在百毒不侵。

    她吃了藥,但是根本沒中藥。

    不過武勤總覺得某個地方怪怪的,哦,三小姐支口不提剛才在車上發生的事情。

    三小姐和西王爵…

    西王爵陸夜冥確實是天之驕子,很容易讓人動心,不知道…三小姐剛才是不是也動了心?

    ……

    豪車緩緩停在了一個隱僻的地方,君夕卿下車,身后只跟了武勤一人。

    兩個人來到了一個小洋房。

    武勤壓低聲音道,“三小姐,西王爵就來了這里。”

    君夕卿點了點頭,走到了外面的窗戶邊。

    小洋房里面燈火通明,還有陣陣的音樂聲傳了過來,君夕卿抬起水眸,向里面看去…

    客廳的沙發里慵懶的倚靠著一道高大英挺的身軀,陸夜冥。

    他的前方有人在跳舞,是一道火紅的身影,東王爵之女夜如歌。

    夜如歌身上那件紅裙十分的性感撩人,低胸掐腰款,將她凹凸有致的身段展露無遺。

    她隨著音樂聲在跳舞,曼妙的身體不停的旋轉,轉到了男人的腿邊,最后倒進了他的懷里。

    陸夜冥伸出健臂抱住了她。

    “夜冥,你最近不是對君家三小姐性趣正濃么,怎么想到跑我這里了?”

    陸夜冥伸手捏了捏她的臉,“怎么總是吃醋?”

    “哼!”

    夜如歌嬌媚的哼了一聲。

    “呵,”陸夜冥低低的笑了一聲,“我想娶她做側妃,而你是我唯一的王妃,我的妻,難道這還不夠?”

    聽到這話,夜如歌迅速莞爾,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知道像這樣的男人不會只有一個女人的。

    偶爾的鬧別扭會增進情-趣,但是經常鬧別扭就會令男人反感了。

    她可是未來的西王爵王妃。

    “從小我媽咪就教育我,王妃是妻,而其他的側妃美妾就是…暖床的,夜冥,你說君家三小姐是不是暖床的?”

    暖-床…

    陸夜冥挑起了好看的劍眉,俊美的五官里溢出了幾分邪魅,他挑起夜如歌的下頜,“難道你不想暖床?”

    夜如歌妙眸一轉,滿是春意,她當即熱情如火的大膽道,“那我現在就要暖-床!”

    陸夜冥眸色一深,看著她,不語。

    夜如歌從他的大腿上下去,緩緩蹲在了他的腿邊。

    兩只手往下滑,落在了他精碩腰間的那根黑色皮帶上,緩緩打開。

    她咬著唇看男人,媚意橫生…

    ……

    君夕卿站在外面看著,她纖塵的小臉很平靜,如果不是親眼看到,她真的難以想象。

    東王爵之女夜如歌,名滿天下,一條鞭子甩飛了多少求婚的男人,現在她竟然低下了高貴傲慢如斯的身段,這樣伺候取-悅一個男人。

    不過,這個男人是西王爵陸夜冥,倒可以理解。

    君夕卿垂下了羽捷,淡淡的勾了一下紅唇,然后轉身離開。

    ……

    深夜。

    女傭打開了別墅的大門,一股寒銳的冷氣侵襲了進來,陸夜冥回來了

    抬起修長的手指解開了黑色大衣的紐扣,他拔開長腿上了樓。

    推開房間門,他幽冷的鳳眸一眼掃向了那張柔軟的大床。

    君夕卿已經醒了,抱膝坐在床上,低著小腦袋,不知道想什么。

    他走進去,停在床邊,然后伸出大掌去摸她柔軟的烏發,“醒了?”

    “別碰我!”

    君夕卿往旁邊躲了一下,她抬起頭,水靈靈的黑眸氣呼呼的看著他,小臉粉暈,一副羞憤的少女模樣。

    陸夜冥勾起了薄唇,露出一絲絲的溫情,“別怕,我沒動你。”

    君夕卿跳起來,跪在床上,兩手叉腰道,“西王爵,你現在是想推卸責任么?你說過會對我負責的。”

    “怎么負責?”

    “昭告天下,你要迎娶我做你的西王爵王妃!”

    王妃?

    陸夜冥沒什么表情的變化,可謂波瀾不驚,他單膝跪在床上,長臂伸過去,箍住她瑩潤的小香肩將她扯入自己的懷里。

    君夕卿撞入了他堅硬的胸膛里,深藏的眸色迅速溢出了幾分惡心,一個小時摟上兩個女人,不知道他會不會得病?

    她從小生活的環境,君叔叔癡情不悔,父母恩愛,沒見過他這樣的。

    這時兩根修長的手指伸過來,輕輕的捏住了她小巧的下頜,迫她抬眸。

    陸夜冥的目光落在她嫣紅的小嘴上,跳躍出幾簇幽紅的火苗,在車里被她弄出一身的火,想去夜如歌那里消消,不知怎么的還是惦記著她。

    他伸出指腹,按壓上了她的紅唇。

    微微用力來回按壓,看著她嫣紅的唇在他指腹下失去了顏色。

    君夕卿的身體慢慢的僵硬,腦海里都是剛才看到的一幕,夜如歌跪在他的腿邊…

    他現在是什么意思?

    逮著她的唇不放?

    難道他想讓她做跟夜如歌一樣的事情?小說屋 www.7900945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暖婚似火:顧少,輕輕寵》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暖婚似火:顧少,輕輕寵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暖婚似火:顧少,輕輕寵》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意甲射手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