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這是一條的價格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有一座山正文卷 第三百九十章 這是一條的價格
(小說屋 www.79009459.com)?    在陸少帥的酒店吃了一頓他口中的粗茶淡飯之后,于飛打算到水產市場上溜達溜達,那兩條刀魚引起了他的興趣,因此他打算再碰碰運氣去。

    這趟來既然能碰的上刀魚,那對于長江三鮮的其他兩鮮,他也心之向往,河豚就不用說了,雖然它(身shēn)上帶有劇毒,不過古來就有拼死吃河豚這一說,可見人們對于這一魚種的追捧。

    對于河豚,于飛也是抱著一種好奇的心(情qg),至于能不能收入囊中,他到不是很在意,因為這玩意他也不會再做,就算會做了,那也不一定能吃啊。

    都說寧食河豚一口不吃牛(肉rou)一斗,那也只能在一些具有專業證書的飯店才能吃的到,最主要的是,這好(日ri)子剛開始,于飛也不想為了吃一口河豚,就把這一切都給放下啊

    不過對于長江三鮮中的另一鮮,他就沒有那么多的顧忌了,鰣魚可是個好東西。

    鰣魚跟刀魚一樣,也是溯河產卵的洄游(性xg)魚類,因每年定時初夏時候入江,其他時間不出現,因此得名。

    鰣魚產于中國長江下游,以當涂至采石一帶橫江鰣魚味道最佳,素譽為江南水中珍品,古為納貢之物,為國內珍稀名貴經濟魚類。

    不在七八十年代因為過度捕撈的原因,長江鰣魚基本上就很難能再見一面,現在在市場上流通的都是后來從國外引進養殖而成的。

    于飛這趟就是想看看能不能碰到野生的長江鰣魚,如果不行的話,退而求次,買上幾條養殖的也行。

    在當地人的指點和導航的雙重指引之下,于飛來到一個據說是蘇州最大的一個水產市場,用最后那個大爺的話來說,不論是咸的淡的,長腿的還是帶爪的,只要是水里面能吃的,在這里都能買得到。

    這不還沒進門,于飛就被一個碩大的生物給驚到了,在某些網站上的網紅出現在了這里,邊上還有人拿著大白蘿卜進行著表演。

    鱷龜,是現存最古老的爬行動物、世界最大的淡水龜之一,有淡水動物王者之稱,因其長相酷似鱷魚,集龜和鱷魚于一體,故稱鱷龜。

    于飛看到的是一個足足有臉盆大小的鱷龜,估摸著得有個三四十斤。

    那個手持拔蘿卜的應該是鱷龜的主人,只見他扳著鱷龜腦后的龜殼,把那個白蘿卜往鱷龜嘴一送,鱷龜的上下頜一合,一個白蘿卜就被肢解了,引起了圍觀人群的一陣驚呼。

    “純正野生的鱷龜,放家里小偷都不敢進,看家護院的一把好手,現低價出售,僅需三千塊,哎三千塊錢你拿走。”

    面對老板的叫賣,圍觀的很多人大都沒有購買的興趣,倒是有很多人用手機在給那個鱷龜拍照。

    于飛看了一會就打算進到市場里面,在他看來,這種鱷龜觀賞(性xg)不高,吃(肉rou)的話又比較麻煩,而且還不知道味道咋樣呢,萬一柴的跟木頭棒子似的,那不就虧了。

    最主要是眼前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估摸著也是來騙錢的那種,就連這只鱷龜的來路都可能不太清白。

    一進到水產市場里面,于飛的嘴巴差點張成了o形,眼前琳瑯滿目的各種水產品對于一個內陸人來說,確實有一定的沖擊(性xg)。

    在老家的集市上,也就僅僅有十來米的地方用于賣一些水產品,而且還都是當地河里的一些特產,再不濟也就是一兩家從養殖場拉來的魚蝦。

    一排排的梯形玻璃缸里,各類大蝦小蝦揮舞著胡須,一只只的螃蟹被五花大綁,嘴里還時不時的吐著泡泡,各類于飛見過或者沒見過的魚類在其中游弋

    一座座的冰山上擺放著各類深海生物,長長的帶魚就像一條條銀白色的腰帶一般,除了這一樣比較常見的以外,還有鯧魚、丁香魚、金槍魚、大黃花魚、小黃花魚、鲅魚、左口魚

    鯊魚嗯

    于飛順著牌子看了過去,還以為自己眼花了,鯊魚什么時候也能在水產市場上公開叫賣了還是體型比較小的那種。

    他抬頭看了一眼那個攤位大姐笑瞇瞇的眼神,估摸著自己可能又鬧笑話了。

    于是乎他笑了笑問道“大姐,你們家有刀魚嗎”

    對方臉上的笑容立馬就收了回去,隨手指了一個方向之后就不再搭理他了,于飛了然,感(情qg)你們家沒有啊。

    順著那個大姐指的一個模糊的方向,于飛溜溜達達的就過去了,一個不大的門面出現在他的面前,門口的冰面上擺放著一些不多但看起來比較眼熟的魚類。

    跟于飛買的那兩條活刀魚看起來差不多,不過眼前的這些都是死的。

    攤主是個看起來四十來歲的中年人,見于飛靠了過來,他立馬笑著招呼到“早上剛送來的刀魚,還新鮮著呢。”

    于飛拎起來一條抖落了一下問道“怎么賣的”

    老板指著一邊一條差不多有二兩左右的說到“這邊的一千。”

    而后他又指著另一邊稍小的繼續說道“這邊的八百。”

    于飛的下巴差點掉在了地上“這么便宜”

    那個老板搓搓手,似乎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到“我說的是一條的價格。”

    于飛咂摸了一下嘴“這么貴啊”

    “不貴了。”那個老板急忙搖手道“這要是跟往年的價格比起來,這還算是便宜的呢,而且我們家的魚都是野生的,你要是嫌貴,我們家還有養殖的那種,一條只要一兩百。”

    聽他這一說于飛就來了興致“這些都是你自己撈的嗎”

    “我還沒有那個本事,這些都是我爹爹撈的。”那個老板倒是很實誠,不過對于那個稱呼于飛一時間還是沒有明白過來。

    好在那個老板不是第一次碰到這種事,看到于飛皺著眉頭,他解釋道“就是我爸,我們家老爺子,他每個星期都會出一次船。”

    于飛心里頓時肅然起敬,你看起來都四十了,那你們家老爺子至少也要六十往上了吧,那他的(身shēn)體(挺tg)好的。

    “那老爺子(身shēn)體(挺tg)硬朗的。”于飛說了句恭維話。

    “那是,我們家老爺子都五十多了,(身shēn)體就跟個小伙子似的。”老板對于這件事好像還(挺tg)驕傲的。

    恩

    這年齡好像有點不對

    于飛漫不經心的問道“那大哥你今年多大啊”

    那個老板笑呵呵的說道“其實吧,我長的有點著急,要是按照周歲來算,我今年剛好才三十二。”

    于飛瞅了瞅他那地中海式的發型,總覺得跟三十二實在扯不到一起去。

    不過咱是買魚,又不是來調查人口的,管那么多干啥,人家就是頂一個光頭,那也是三十二不是。

    “能看的出來。”

    于飛敷衍了一句后迅速的扯開話題“那你們家有沒有活著的刀魚,價格高點也沒事,只要是野生的,我全都要了。”

    老板有些為難的說道“活的還真沒有,這東西出水之后很難能活的下來,即使活下來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不過要是養殖的話,那就多了。”

    于飛有些失望的說到“我還是想要野生的,養殖的那就差遠了。”

    “也是。”老板附和道“養殖的跟野生那根跟就沒法比,不光是在口感上,長的就比較猥瑣。”

    對于野生的老板抨擊養殖的老板,于飛不予置評,畢竟他不是這方面的行家,只能微微的點點頭。

    他繼續問道“那你們家有河豚和鰣魚嗎”

    一聽到于飛問這個,那個老板立馬緊張的左右看了一下,見沒有人在周圍,那個老板才說道“河豚現在不讓隨意售賣,不過你要是想要的話,我也可以給你弄來,就是價格會貴一點。”

    “鰣魚養殖的比較多,至于野生的很久都沒有看到了,就算是有,那只要一上岸就被人給買走了,在市場上根本就見不到。”

    于飛想了一下說到“你把這些刀魚我都要了,你給我找個箱子用冰塊給凍起來,我再給你留一個號碼,要是近期能捕到河豚和鰣魚的話,你給我打電話,價錢好商量。”

    那個老板立馬興奮的說了聲好勒,然后就找來一個泡沫箱,先是在里面鋪上厚厚的一層冰,把攤位上的刀魚都給放進去之后,又在上面蓋上厚厚的一層碎冰

    于飛還想著買些其他的水產品呢,不過想了想,還是算了,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呢,要是這些東西在等待的過程中都死了,那不就虧了嗎。

    反正刀魚都是死的,存放在賓館里面,或者放到陸少帥的飯店里都可以,反正它們又不會再死一回。

    那個老板把箱子捆扎好,還給于飛送到車上,這不僅僅是因為他的服務態度好,也是因為這筆錢超出了手機轉賬的限額,只能回車里再付上一部分現金。

    臨走的時候于飛叮囑他有了消息趕緊打電話,希望對方看他付錢那么爽利的份上,能把這件事給放到心上,這也是他把所有的刀魚都給包下來的原因。

    回到賓館的第一件事,于飛就到前臺問問能不能把那些凍魚給寄放到這里,前臺笑盈盈的說到沒有問題,這讓于飛心下一松,總算不用再往陸少帥那邊跑一趟了。

    小說屋 www.7900945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有一座山》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有一座山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有一座山》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意甲射手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