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疑窦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钟声作品正文卷 116.疑窦
(小说屋 www.79009459.com)    金贤振离开了谈竞的公寓,却并没有踏进栖川旬办公室。谈竞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将自己的话听进去,如果金贤振能妥善处理好于芳菲,那么他的确是一个可以被团结的力量。

    只是当于芳菲?#35805;?#32622;好的时候,他还会留在滨海吗?金贤振仿佛只是为了他这个姐姐才留在国内,他们毕竟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弟。

    一母同胞的亲姐弟,却生出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格,真是人间奇事。

    秘书为谈竞推开了办公室的门,需要他过目的文件已经被整理好,最上面放着一份今天的工作安排。他在办公桌前坐下,右手边的骨瓷杯子里飘出?#30041;?#30340;咖啡香味。谈竞入主这间办公室不过寥寥数天,但他已经完全习惯了这里优渥的办公环境,习惯了有秘书伺候的生活。

    他暗自心惊,觉得自己要被这些身外之物腐蚀,因此没有去动那杯咖啡,而是将文件最上面的工作安排拿起来看。第一项是共荣协会要为一批进步商人颁发执照,需要他在每一份执照上亲自签名,其次是筹办一个集会,还有一份来自兴亚院的电文,称“此乃近期第一大事,务请谈君上心操办。”

    他上心的将电报看完,放到左手边,又接着一条一条看下去,最后是个通知,因为财政紧张,来自市政厅的补贴从本月开始停发。谈竞轻轻哼笑了一声,市政厅的补贴只在他就职的时候当做礼金给了300,而且是发给他个人,而不是整个机构。

    需要他签字的执照已经整理好放在他办公桌上,谈竞将工作安排搁到一边,拿起一只吸满墨的钢笔,在空白执照上刷刷地签下自己的大名,签好字的执照被平摊在桌面上,等墨迹晾干。他将那些全部签完,打量着铺满桌面的执照,上面油印的“兴亚良商”四字反着微光,看起来一本正经。

    谈竞签完字,又取出自己的名章来,印泥就在桌子上,他站起身,挨个在自己签的字后面印上名章。每一份执照的名字处都是空白的,要等填上名字,才会分发给各个商户。这一批执照是发给中国商?#35828;模?#26085;本人就爱做这些表面功夫,沦陷区的亲善活动办了一?#38047;?#19968;轮,但表面?#25512;?#19979;面掩盖的究竟是什么,双方都心知肚明。

    等等,商人?亲善活动?他的手忽然顿住,想起晚宴上赵修来找他谈的那桩“生意”。

    谈竞拉开抽屉,翻电话本找到赵修的号码:“赵?#20064;?#26368;近忙得很,是找到了什么发财的项目?”

    “谈会长!瞧您说的,”赵修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比本人还要?#25512;?#38548;着一条电话线和几公里的距离,谈竞几乎都能从声音里“看”到他堆了满脸的笑容,“我这不是一直在等您电话么。”

    “我这里到了一批执照,”谈竞语气淡漠,“需要么?”

    “啊,您到了。”赵修想了想,慢吞吞道,“看来第一批已经要出发了……先不着急,现在刚开始,东西卖不上价。”

    谈竞沉闷地“嗯”了一声,电话那头的赵修接着开口:“多谢会长,哎呀这件事,日本人那边瞒得可紧了,我也是……”

    “行了,赵?#20064;澹?#35848;竞打断他,“这不是你能抱怨的。”

    他几乎能想象到挂断电话后赵修会如何?#19988;?#20182;,但他并不在意。赵修抱怨日本人瞒得紧,让他废了好大功夫,可谈竞呢,他在执行兴亚院的任务,却要通过猜测和局外人才能知道任务的具体详情。

    第一批黑?#36947;?#30340;蝎子已经出发了,但密电还没有破译出来,整个后?#25509;?#22914;在案板上?#20102;?#30340;鱼肉,正束手无策地待人宰割。

    他来到办公室的窗前,那?#21364;?#27491;对着车水马龙的街道。新任联络员“山顶”所在的书店正在营业,但门前冷清,一个穿洋布长衫的小孩子蹲在门口,捏了一卷书打盹。

    ?#26263;?#23665;顶到了,会在门口?#39029;觥?#26032;到三本’的牌子,新到古籍三本,新到?#21448;?#19977;本,新到洋文书三本,要?#20146;。?#19968;定是‘三本’的牌子,才是他到了,要求会面。”

    王?#20064;?#30340;话言犹在耳,但书店前却干净净地什么都没有挂。谈竞下班的时候特意溜达去了那家店里,在书架间梭巡,下午那个打盹的小孩此刻正无精打采地趴在?#31455;?#21488;后,懒洋洋地翻一本引得乱七八糟的连环画。

    他选了两本书,站在木架间同那个孩子搭话:“你是伙计,还是掌柜子?”

    “伙计。”男孩儿抬头看了他一眼,拖着腔搭话,远没有别家店里的伙计那么殷勤。

    谈竞又问:“掌柜子呢?”

    “出去了。”男孩儿答,这回连一眼都没有了,倒也没表现出不?#22836;常?#25110;许正无聊,所以愿意跟谈竞说说话。

    但他的回答却让谈竞惊讶,这家店的掌柜应该是他的联络员山顶,王?#20064;?#26126;明说过,他一到滨海,就会与自己联系……难道情况有变,他没做成掌柜,混成了一个伙计?

    “出去了?”他重复一遍,“你们掌柜子在这开店多少年了?”

    ?#23433;?#21040;的,没两天,?#34987;?#35745;回答,“之前这是别?#35828;?#24215;。”

    “那你呢?”谈竞脸上笑眯眯的,他歪着身?#21491;?#21040;?#31455;?#19978;,看起来轻松又闲适,像是随意聊聊打发时间。

    “我?我从上一个东家在的时候,就在这店里了。”男孩子直起腰,看起来有些骄傲,“我是个副掌柜。”

    谈竞哈地笑起来:“好一个副掌柜,那小掌柜,我且问你,你手下管了多少人?”

    男孩又沮丧起来:“没人,店里就我一个伙计。”

    谈竞一颗心疑窦丛生,这店是新盘下来的,显然是后方的动作。可山顶明明已经到了,为什么迟迟不联系他,难道是出了什么变故?

    他返回到书架间,开始凝神回想进来周遭发生的每一件事。小野美黛没有给他特别的预警,领事馆那边应该是安然无恙,可协会与报社都没有别的动静,能有什么变故?

    还没有想出所以然,柜上的孩子忽然活跃起来,口称“掌柜的?#20445;?#21521;门外迎去。谈竞急忙将自己藏进一个?#21491;?#22909;的角落里,打量那个走进来的?#24515;?#20154;。他皮肤偏白,微胖,穿了一件青色长衫,同大部分读书人一样,在鼻梁上架了一副圆眼镜,镜片透明,没有泛黄的迹象。

    这是一副才配的眼镜,他应该并不近?#21360;?#35848;竞心想,这人?#20146;?#24494;微隆起,走起路来肩背后仰,显然是上位者的气势,人群里有些引人注目,并不像老刀和王?#20064;?#37027;样,一副穷人或小市民的样子。

    那?#24515;?#20154;并没有在前厅停留,他拿湿毛巾擦了擦手后,便举步往内室走。那孩子叫住他,道:“掌柜子,咱们来了位客人。”

    那人并不当回事,甚至都没有停脚,一边走一边道:“你招呼好客人。”

    这也是上位者的习惯。

    他真的是山顶?上面怎么会派一个这样人来做联络员?

    内室的门被关上后,谈竞才从角落里走出,将手里的两册搁到柜台上,?#24613;?#32467;账走人。内室的木门上面镶着一块玻璃,但玻璃后平展展地挂了一块棉?#36857;?#20174;他这个位置看进去,什么都看不到。

    他满腹疑问,但是也没有再同那孩子闲聊,结了账就赶紧离开。他们这条线里有内鬼,这一猜测?#31181;?#26032;翻上心头,那个想把自己送给左伯鹰的内鬼,会是这个新来的联络员吗?

    小说屋 www.7900945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19981;?请点击这里把《钟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钟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钟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意甲射手榜
大星3d彩票走势图 百人牛牛 辅助 乐视法甲贴吧 河北开乐彩开奖结果 彩票开奖七乐彩走势图 斗地主现金话费 8波足球比分网 英超足球宝贝波霸视频 微信彩票送票卡 内部透码彩图 体彩黑龙江6+1 福彩七乐彩走势图 六肖中特淮 和值跨度组六组三 湖北30选5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