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 最后一张牌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长宁帝军 第八百九十章 最后一张牌
(小说屋 www.79009459.com)    第一层外线防御的厮杀最惨烈,不管是宁军还是黑武人,最初的交手谁都不会对谁服气,谁都想把对面打服气,厮杀惨烈到双方损失兵力加起来能让人头皮发麻,可依然谁也不服气。

    外线被突破,可是黑武人应该也想不到,仅仅是突破外线就损失了如此众多的兵力,宁军的战力让黑武人心里蒙上的阴影更重,他们低估了大宁战兵保卫皇帝陛下的信念。

    心照不宣的,黑武?#35828;?#25915;势退回去之后,双方开始将战场上同袍的尸体收回来,这是战场上最让人震撼的一幕,却每天都在发生,可也仅仅是在小范围内,谁也不敢到更靠近敌?#35828;?#22320;方。

    不久之前还在?#27492;?#25112;斗的双方,此时沉默的从彼此身边走过,将尸体区分出来,双方擦肩而过的时候还会互相看上一眼,都会从彼?#35828;?#30524;神里看到疲倦和木然。

    杀戮是战场上的主旋律,但不是全部。

    双方的人将同袍的尸体收回来,然后?#21364;?#30528;下一次杀戮的开始。

    沈冷不得不回到城墙上指挥,第一道防线?#36824;?#30772;之后,黑武人距离城墙已经很近了。

    “传令下去,?#29260;?#31532;二道防线。”

    “啊?”

    沈冷手下人听到命令之后全都愣住了。

    “?#29260;?#31532;二道防线?”

    “将军,如果?#29260;?#30340;话黑武人就能直接攻城了!”

    “将军,让我下去指挥,我一定能挡住黑武?#35828;?#36827;攻!”

    “将军,不能再退了啊。”

    沈冷摇头:“我知道你们的能力,我也知道你们的决心,可是你们看看,压缩给第二道防线的战场也就?#25381;?#19981;到三十丈,这个距离,第二道防线都在黑武人箭阵的覆盖之下根本抬不起来头,上万弟兄留在城外会被黑武人一点点挤死,其实我们都知道,第二道防线的意义就在于,支援第一道防线的兄弟们撤回来,现在这个使命已经完成了。”

    沈冷长长吐出一口气:“撤回来。”

    “是!”

    王阔海应了一声,号角声响起,城下第一道防线的战兵听到撤回城内的号角声?#21152;?#20123;吃惊,可是军令如山,士兵们开?#21152;兄?#24207;的撤回城内。

    黑武人这边,见到宁军?#29260;?#20102;城外最后一道防线,他们似乎看到了曙光。

    “天黑之前!”

    北线黑武将军耶罗大声喊道:“拿下别古城,生擒宁帝!”

    “拿下别古城!”

    “生擒宁帝!”

    “把宁人杀光!”

    黑武?#35828;?#21638;哮声直上云天,宁军防线的后撤,让黑武人士气大振。

    而?#29260;?#26368;后一道城外防线,则让宁军士兵们的时期变得低落。

    第一道防线在城外距离很远的地方,如果?#25381;?#31532;二道防线的支援,第一道防线就算是飞地,会被黑武人围死,根本不可能撤的回来。

    沈冷的命令?#25381;?#38382;题,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可就是难以接受。

    ?#20843;?#26377;重弩准备。”

    沈冷?#30343;?#38388;去解释那么多:“敌?#35828;?#25915;势马上就来了。”

    城外的黑武人山呼海啸,黑压压的人群再一次冲了上来。

    第一道防线后边就是沈冷之前下令挖出来的壕沟,有了这些壕沟,黑武人想要快速冲到城下就变得艰难,而壕沟与壕沟之间有间隔,如果说壕沟像是护城河,那些间隔就是护城河上的桥?#28023;?#24403;时沈冷下令这样挖掘壕沟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理解,可是沈冷却?#25381;?#25913;变自己的决定。

    黑武人冲过了第一道防线,因为壕沟的存在,他们只能涌向壕沟之间的空当。

    “杀!”

    随着沈冷一声令下,城墙上所有的重弩都瞄准了那些空地,黑武人淤积在那,哪里还需要瞄准,只需要把重弩和羽箭往那边砸就是了,一排六七支重型弩箭轰过去,狭窄空地上的黑武人被穿死了无数,羽箭覆盖耳下,黑武?#35828;?#31532;一波攻势迅速的被压了回去。

    壕沟之间的空地上铺满了尸体,重弩的巨大威力之下,所过之处好像犁地一样,一条线上的黑武人全都被穿死。

    可是很快,第二波攻势就又上来了,举着巨盾的黑武人疯狂的往前冲,城墙上的重弩再次发威,盾牌被击碎,人被击穿,密密麻麻的羽箭让黑武人每往?#30333;?#19968;步都付出无数生命,空地上的尸体已经开始堆积起来,黑武?#35828;?#31532;二波攻势再一次被压了下去。

    “用尸体把壕沟填平!”

    耶罗的喊声在黑武队伍里炸起来。

    疯了一样的黑武人不顾生死的冲过去,抬起来同袍的尸体让两侧的壕沟里边扔,人在不断的死去,壕沟也在不断的被填平。

    终于,付出了数千人代价之后,那些壕沟被黑武人用尸体填平,后续的黑武人踩着这些同袍的尸体往前冲,宁军的羽箭覆盖下去,依然在大量的杀死敌人,可是相对于之前那种屠杀来说,此时杀?#35828;腥说?#25968;量?#23545;睹挥心?#20040;多了。

    “将军!”

    亲兵的嘶吼声在沈冷身边响起:“黑武人已经冲到第二道防线了。”

    第二道防线也挖了壕沟,如果黑武人进入壕沟,城墙上的弓箭手对他们的杀伤力就会更低。

    “放他们过来,所用弓箭手和重弩往远处射,切断最前边黑武人和他们后边的队伍。”

    随着沈冷的军令,弓箭手将羽箭送到更远的地方,重弩一排一排的齐射出去,后面压上来的黑武人被如此密集的防御打的损失惨重,就好像连成一片的大火被硬生生用土埋出来一条隔离带,前边的大批黑武人已经涌到别古城下,为了躲避羽箭不少人跳进宁军挖出来的壕沟里,可就在这时候城墙一个一个的?#23601;?#25172;了下去,?#23601;?#37324;都是火油,随着燃烧着的火箭落地,瞬间整个第二道防线就被大火吞噬。

    第二道防线的壕沟里洒了不少火药,火油点燃的瞬间,火药爆燃,数不清的黑武人被吞噬进去,大火在某个瞬间高度超过了别古城的城墙,以至于城墙上的守军都被烤的不得不蹲下来。

    冲天而起的火焰像是在怒吼的?#20132;輳?#25152;有战死的宁军士兵的?#20132;?#37117;汇聚于此,也许是?#35828;?#38169;觉,也许是一?#21482;?#35937;,火焰升到最高处仿佛变成了一头巨大的?#31361;?#26397;着黑武人扑过去,那是一阵南风送出的威势。

    城墙下,一片鬼哭狼嚎,身上着了火的黑武人叫喊声无比的凄惨,人在火海中不断的挣扎。

    ?#34987;?#28023;退?#20445;?#22478;墙下边是一地的焦尸。

    大火再一次把黑武?#35828;拿?#25915;击退,天已经逐渐黑了下来,残火也阻止了黑武人下一次进攻的很快到来,退回去的黑武人?#23545;?#30340;看着火焰一点点的缩小,可是却不敢马上就攻上来。

    又是难得的一阵喘息的时间。

    “补充弓箭!换防!”

    沈冷喊了一声,嗓音已经沙哑。

    城内的士兵扛着一捆一捆的羽箭?#26432;?#19978;城,预备队将刚刚守在城墙上的士兵换了下去,受了?#35828;?#20154;也被抬下城墙,伤药已经在节省使用,每天的伤者都多到让人头皮发麻,为了这一?#20132;?#24093;准备了很久,在不影响大军进军的情况下所携带的武器装?#25954;?#32463;是极限,可是羽箭的消耗还是?#23545;?#30340;超过了预估,尤其是北线这边,剑门的信徒根本就不把生死当回事,在他们看来死是去往月神宫觐见月神。

    “将军,你去歇会吧,已经两天两夜?#25381;?#21512;眼了。”

    陈冉递给沈冷一壶水,当着士兵们他不会称呼沈冷为冷子。

    “不用,一会儿靠着城墙眯一会儿就好。”

    沈冷接过来水壶喝了一口,嗓子里干疼干疼的好像烧着了一样,第一口水都不敢大口往下喝,水经过嗓子好像撕裂了一样的感觉。

    几口水下去才缓和了些,沈冷用肩膀撞了撞陈?#21073;骸?#25630;点吃的呗。”

    陈冉哼了一声,从自己的胸甲里拽出来一个布包,布包里边是两个已经挤压扁?#35828;?#39314;头,沈冷看到馒头就笑了,接过来三口两口干掉一个,然后问陈?#21073;骸?#20320;还?#26032;穡俊?br />
    陈冉道:“这是中午剩的,?#39029;?#36807;了,你中午的时候还在城外没来得及回来,你先吃,一会儿晚饭就该送上来了。”

    沈冷嗯了一声,把第二个馒头塞进嘴里,看了看陈冉那胸甲:“倒是个保温的好地方啊,?#26032;?#22920;的味道。”

    陈?#21073;骸?#28378;......”

    他靠在城墙上坐下来:“你居然还能笑出来,现在城防所能用的手段差不多都用了,最多再有七天我们的羽箭?#19981;?#29992;尽,七天之后怎么办?就只能在城墙上和敌人一刀一刀的对砍,如果陛下再不走是真的来不及了。”

    “陛下是不会走的。”

    沈冷把馒头吃下去,又灌了一口水,肚子里并不是那么好受,反而是疼,可这种疼对于近一天?#25381;?#21507;饭的沈冷来说也是一种满足,那是吃了东西之后的疼,比饿的疼要好受些。

    “希望刀兵也快到了。”

    沈冷吐出一口气:“陛下算计好了一切,心奉月这样的变数都在陛下计算之内,我相信刀兵也快来了,那边的事老将军不可能解决的那么慢,刀兵赶过来的话我们还能再撑上一阵子,另外......”

    沈冷看向陈?#21073;骸?#20320;知道的,打仗的时候我不?#19981;?#22826;依赖别人,哪怕是陛下准备万全。”

    陈冉嗯了一声:?#20843;阅兀俊?br />
    沈冷:?#20843;阅?#36824;不去看看晚饭什么时候送上来?两个你奶-子那么大的馒头怎么吃的饱!”

    陈?#21073;骸?#20320;大爷,到底你有什么安排?”

    沈冷看向远处逐渐微微发白的月牙:“刀兵是陛下的最后一张牌了,我也?#25381;?#19968;张牌了。”

    ......

    ......

    【纵横增加了一个发红包功能,我一共发了大概四五千个红包,大家记得领一下,够看一阵子书的了。】

    小说屋 www.79009459.com
如果您?#22411;?#26377;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19981;?请点击这里把《长宁帝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长宁帝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长宁帝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意甲射手榜
体彩p3画谜 群英会任选复式 陕西快乐十分钟走势图 福建11选5时时彩助手 澳洲幸运10开奖历史记录 500彩票网发行价 二八杠生死门 昨日福彩开奖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 体彩p3单期走势图 喜乐彩票下载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走式图 历史大乐透开奖107期 贵州快3官网 江苏11选5加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