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林清予的寻找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爱慕的笑容灿若朝霞前情和相伴 16林清予的寻找
(小说屋 www.79009459.com)?    没有一个项目的收购是能够简单进行的,李钰从筹备到?#19978;?#30446;经理去跟林?#38686;?#22242;的控股股东谈面谈,期间花了他三天的时间。在得到肯定甚至已经和林氏的控股股东签订了合同后,李钰单独约了林清予见面。

    林清予接到钱特助的电话时是有些受宠若惊的,他知道以林氏现在的状态想要见李钰一面几乎是难如登天,他抱着忐忑的心情早早的来到了约定的地点,等着李钰过来。

    李钰如约而来,很遵守时间。两人约定见面的是一家很有情调的咖啡厅。这是钱特助定的地方严格实行会员制,一般来这里的人都非富即贵在A城的上流社会中很受欢迎。林清予不是第一次来这家咖啡厅,因为蒋慧很爱这些东西,他们结婚初期蒋慧偶尔会约林清予在外面见面吃饭,有几次他们就是在这个咖啡厅度过一个甜蜜的约见的。

    李钰来的很低调,进包厢之后跟林清予打了招呼就开始进入正题。

    林清予的心在李钰沉稳的声线中一点一点平静下来,林氏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林氏已经没有自救的能力了。再这样下去无非两个结果,第一就是李钰提出的被收购,第二就是林氏彻底宣布破产。?#27604;唬?#33021;被收购说明林氏还有价值,也许争取一下能拿到一个不错的价钱,如果宣布破产那就真的没希望了。

    李钰把林氏被收购的好处和他能给的价钱都大致的说了一下,林清予听的很认真,也是真正的在心里留下了根。这段时间他在外面到处求资金,?#28799;行?#20197;往长期的合作公司提过想要收购林氏,都被林清予严厉的拒绝了。他一?#26412;?#24471;只要在努力一步就一定能够想到办法救林氏,可这段时间他和蒋慧的婚姻,他那未出世的孩子,还有家里的一团糟都让林清予觉得身心俱疲,他终于认清现实要选择最简单的一条路走。这一次见面让两人有了合作的意向,他们愉快的碰杯然后彼此离开。

    林清予回到家立即就去书房找了林父谈这件事情,上次见了蒋父林父的心情就一直很暴躁,再加上蒋慧的离婚协议书寄往家里的时候被林清雪看见了,林清雪在家对蒋慧一阵冷嘲热讽让家里的人对蒋慧对蒋家更是气愤不已,林父一直都没有认识到这是?#32422;?#23478;人的问题,在林清雪和林母的撺掇下还想去蒋家找蒋慧算账,林清予不知道?#32422;?#37027;个沉稳睿智的父亲哪儿去了,只觉得这家里家外的事情让他的生活如今已然是一片乌云。

    林清予把今天和李钰见面的事情跟林父说了,最开始林父得知李钰主动约林清予见面,还高兴的说李钰就是不会对林?#38686;?#27515;不救的,仍旧夸奖李钰,说等这事儿过去要林清雪跟李钰结婚。等林清予说清楚李钰的态度其实是想收购林氏的时候,林父的态度就变了,他开始骂骂咧咧的说李钰没心没肺,他一个好好的女儿给李钰糟蹋了那么多年,现在还想来糟蹋林氏等等,言辞之过分之难以入耳让林清予开始怀疑?#32422;?#30340;父亲是不是这段时间受的刺激太大了。可他的话题还是要继续,等林父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之后,林清予说了?#32422;?#30340;想法,不过两三句话,就刺激的林父拿书桌上的砚台砸向了林清予疲倦的脸。

    林父大?#30591;骸?#20320;个不孝子,林氏如今的情况只是一时难以支撑,只要找到投资立马可以解决,你却想着让外人来分瓜林氏,你个混账东西。”

    林清予没想到林父会突然发难,他躲避不及被砸中了额头,鲜血顺着额角留下鲜红刺目。

    林父骂了一阵也觉得累了,这段时间他的压力甚至比林清予还大,想着他父?#29366;?#19979;来的家业就要败在他的手上林父就急的食不下咽睡?#35805;?#23517;。他心里明白现在外面没人愿意出大笔的资金来救林氏,还是得靠他们?#32422;骸?br />
    “清予。”林父的声音透出几?#21046;?#20518;。

    林清予道:“在。”

    “把家里其他的资产都拿去银行评估吧,都抵押出去。”

    林氏的资产其实已经抵押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有他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和蒋慧嫁过来时陪嫁的那套公寓。可就算都抵押出去也填不了林氏现在的缺口:“爸,要是房子抵押出去了,你和妈住哪儿啊?#20426;?br />
    林母生来就是富贵人家的姑娘,后来嫁了林父一辈?#29992;?#21507;过苦,到了如今儿女都要成家的年纪还要落得连住了几十年的房子都保不住,林清予有些心疼?#32422;?#30340;妈妈。

    说到林母林?#23500;?#26159;心疼的,这也是为什么到如今他们住的这套房子还在林母的名下,可如果林氏真的没了,那这套房子仍旧保不住,林父叹了口气,几乎割肉一般对林清予说:“去吧,尽量卖个好价钱。”

    林清予看了眼外面已经渐显露黑暗的天答应明天一早就去办这个事情。

    话到此时,父子两都沉默了。

    隔了好一会儿,林父又问:“有温敛的消息了吗?#20426;?br />
    “还没。”

    林父又想了一会儿才对林清予说:“以前我们对她是有些绝情,但现在林氏有困难,她作为林家的女儿就应该帮林氏。房子抵押的钱不要放公司里,你派人,不,你亲自去找她,让她一定要想尽办法帮林氏度过眼前的难关。”

    林清予听着父亲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实在是不忍心告诉父亲温敛早就跟他说了要跟林?#39029;?#24213;断了关系的话,他思考了再思考,觉?#27809;?#26159;从别的方面来切入会比较好,所以林清予试探性的跟林父说:“温敛在国外多年,找不找得到还不一定,况且林氏的资金缺口那么大,就是一般的企业想要拿出那么多钱也不一定行啊!”

    如果仔细思虑一番林清予说的这些话定然都是明白的,但林父如今已视温敛为林氏唯一的救命?#38745;?#20174;根本上就否决任何不能成功的因素,他几乎是坚持的固执的对林清予说:“一定行的,只要你找到她,一定可以的。”

    谈话到此结束,第二天林清予就拿了家里的房产证去银行抵押贷?#30591;?#20182;找的是一家合作多年的银行,要的价钱也不高,所以抵押办的很顺利。林清予回林?#38686;?#32493;工作,其实现在也没有多少工作可以做,唯一能做的就是稳住人心,因为林氏的项目出了问题,现在已经有很多职工断断续续的在办理离?#21834;?br />
    第四天他给F国的一家侦探社打?#35828;?#35805;,两人在半个多月之前就联系过,其实最开始动心让温敛回来帮忙的是他林清予。?#19978;?#28201;敛在F国的行踪很神秘,即使这半个月他打了数个电话,一催再催都没有丝毫关于温敛的消息。本来这次他报的希望也很渺小没想到那侦探竟然真的打听出了温敛的消息。

    林清予看着对方传到电脑上的照片,那是温敛穿着一身高?#29420;?#26381;参加酒宴的照片,拍的不是很清楚,但熟悉温敛的人还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侦探说,这是他花了很大功夫找到了,据说是一家在F国很有名气的珠宝大亨在?#32422;?#23478;里办的趴体,能去参加的人都是上流社会中的贵族。林清予?#36335;?#30495;的看到了希望,他让侦探想办法挖点更多的东西出来。挂?#35828;?#35805;,看着电?#20113;?#24149;上那个笑容完美眼神温和的女子他不禁想,温敛这些年到底在国外经历了什么?

    再次得到温敛的消息是三天之后,侦探有些激动的打来电话,说找到一张照片。林清予打开电脑,随后那张照片就出现在了他的电?#20113;?#24149;上。

    是她挽着一个男人的?#30452;?#20174;一个拍卖会场里出来的照片,看角度应该是偷拍的。男人身姿挺拔,侧颜完美,?#32954;?#22402;着靠近温敛,好像在听温敛说着什么。林清予看的很仔细,自然没有错过男人眼中的温柔。

    是要怎样的温柔才能在即使是偷拍中都能清楚明白?

    侦探说这个男人是如今F国最年轻英俊的集团总裁,家业无数产?#24403;?#24067;全世界。去年还和F国三大家族中的某位活在金字塔顶尖的贵族小姐订婚了。

    林清予有些心慌,他想起了温敛停掉的电话号码,有些急切的?#25910;?#25506;:“那温敛呢?#20426;?br />
    侦探那边犹豫了一会儿才说:“这位年轻的萧总裁对?#32422;?#30340;隐?#22870;?#25252;的特别好,你现在看的这张照片还是我一个朋友偷拍下来的,至于您问的温敛小姐,我是真的没有能力再查下去了。”

    林清予用两秒时间稳定?#32422;?#30340;情绪:“这个萧总裁全名是什么?#20426;?br />
    侦探说:“萧湛,F国没人不知道他的名字。”

    挂?#35828;?#35805;林清予给?#32422;?#22312;F国的朋友打了一通电话,对方在F国扎根已久对F国的萧湛那是当做神一样的崇拜,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说他早几年前看过萧湛的一篇采访,萧湛说他这一生有一个对他很重要的女人,如果没有那个女人他现在也许就完全不是大家所看到的这样。那个女人给予他的一切在这个世上没有人能够媲美。林清予心里有一个很大胆的猜想,如果对萧湛很重要的那个女人是温敛,如果照片中萧湛对温敛的感情是真的,如果萧湛在去年就与另外一位小姐订婚了,那温敛呢?

    “萧湛对待感情态度怎么样?#20426;?br />
    林清予的朋友说:“很坚定,他在?#25506;?#25104;名数年从来没有绯闻,听说有一个很相爱的女朋友。”

    “很相爱的女朋友,是谁?#20426;?#26519;清予又问。

    “不知道,很少有人见过,不过听说这个女朋友跟在他身边很多年了。”

    林清予不禁喃喃:“很多年……”

    “?#21069;。?#20063;许上流社会中的人有些见过,但我们跟萧湛的距离隔的太?#35835;耍?#36825;些消息也都是道听途说的,你听听也就行了,如今萧湛已经跟那位生活在金字塔顶尖的贵族小姐订婚了,他们那种家族和势力只要订婚了那么就一辈子都纠葛在一起了,哪怕萧湛真心爱着的是那位传说中的女朋友,也没用了。”林清予的朋友?#22987;紓骸?#20877;说萧湛虽然说过有一个对他很重要的女人,但是他从来没有对外承认过他心里有人,也许他说的是他的母亲呢?#20426;?br />
    林清予跟他又闲聊了几句才挂?#35828;?#35805;,虽说这一切的猜想没有道理,但他就是有一种?#26412;酰本?#37027;个对萧湛来说很重要的女人是温敛。

    如果真是温敛,那?#27492;?#29616;在怎么样了?是死?是?#30591;?br />
    林清予购买?#35828;?#20108;天一早飞F国的机?#20445;?#34429;然他还没有证据,虽然他还没有确定。但是对温敛的牵挂让他必须要走这一趟,昨天晚上林清予考虑了一宿,如果林氏真的救不回来了,那就救不回来吧,但家?#35828;慕?#24247;和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这次他如果他能够找到温敛,那么他一定会努力说服她回到林家,和家里人一起生活。

    到了F国林清予主动找了离萧湛的公司最近的酒店,这是在F国扎根百年经历数代杰出人才奋斗奉献的集团,比起林氏甚至是李?#38686;位?#22312;它的面前都没有堪比的价值。

    林清予找了一家能够清楚看到这闻名F国的集团大门的咖啡厅,观察来往的人。他看过萧湛的照片只要一眼就能认出那个男人,就这样守株待兔般,他在这家咖啡厅静坐了五日,终于等到了萧?#32943;?#36523;。

    林清予几乎是用一种急切的行动冲过去的。

    萧?#21487;?#36793;跟着他的助理和秘书,?#24515;?#22899;女整整四五个人,在看到林清予的出现,男助理们首?#28982;?#29983;作为保镖钳住了林清予准备把他拖走,林清予也聪明,在被保镖钳住时用中文大声?#24917;?#22199;着温敛的名字。这让原本都没正眼瞧过他的萧湛停住了脚步。

    温敛温敛,他此生唯一的挚爱。

    可?#27493;?#20165;不过两秒,他就挥手让助理把林清予拖走。

    林清予急的眼睛都红了,他几乎是咆哮的对着萧湛喊:“她到底是死是?#30591;?#25105;只想知道她到底是死是?#30591;俊?br />
    萧湛表情未变,甚至从?#36820;?#23614;都没有转过身,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就那么沉稳的快速的走进了集团内部,走出了林清予的视线。

    林清予?#21069;?#30340;回到了酒店,他觉得他应该再好好的计划一下,找机会再见萧湛一次。

    而萧湛,那个在集团门口无动于衷的男人,在回到?#32422;?#31169;密的办公室后,掏出怀里的?#21482;?#22312;解开一道道密码之后看着?#21482;?#23631;幕上温敛的照片缓慢的红了眼眶。

    夜晚,萧湛独自一人开车去了林清予下榻的酒店。

    他走的是内部VIP通道,直接去了林清予定的套房。这一次,谁都不知道他的行踪。

    一个下午的时间,林清予早就没有初见萧湛时的急切,甚至在看到萧湛出现在?#32422;?#30340;房间门口时他也只是平静的让萧湛进了房间。

    两个男人因为温敛早就接触过的,如今过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一次正式的见面。

    林清予对着萧湛维持着林家大少?#24917;?#20859;,彬彬有礼的开口:“我是林清予,温敛的大哥。”

    萧湛眉目英俊,五官和长相用天人之姿来形容丝?#25947;?#36807;,林清予甚至觉得他所认识的人里面也只有李钰能够与之相媲美。

    萧湛是知道林清予这个人的,曾经和温敛相依为命的那几年,要不是林清予不定时?#24917;?#38065;支助可能他和温敛早就饿死了,所以对林清予他还是带有一丝尊敬。毕竟锦绣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萧湛和林清予握手:“我是萧湛,温敛深爱的男人。”

    林清予对他和温敛的感情不?#34892;?#36259;,从他知道萧湛已经和别人订婚后就觉得他和温敛已经是过去式了。

    “温敛,?#36141;?#21527;?#20426;?#26519;清予现在关心的,只有这个。

    萧湛自顾自的走到房间内的沙发坐下,静默?#20102;肌?br />
    林清予知道答案可能不是他想要的,但还是想问一句:“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儿吗?#20426;?br />
    “她更换了?#21482;?#21495;码,我联系不上她。”

    “那她现在在哪儿?#20426;?#20877;一次,林清予的语气有些急切了,他不想往坏处想可也忍不住想确定一下:“她?#36141;?#21527;?她?#22815;?#30528;吗?#20426;?br />
    “她?#22815;?#30528;。”萧湛肯定的回答林清予:“她也许会难过伤心,但是她不会做傻事。”如果温敛真的有什么三长两?#36427;?#20182;又怎么还能坐在那冷冰冰的位置上无动于衷。

    林清予紧绷的神经一瞬间就放松了,他也不去?#32954;氏?#28251;温敛到底在哪儿,他觉得只要她?#36141;煤没?#30528;就好。

    这是萧湛拿出了带过来的文件袋:“这里面是她去年在Z国A城签下的合同,卖地的资金已经进了集团的账户划不出来,这是她另外争取的每年5%的股权,有机会你帮我交给她。”林清予并不知道卖地的合同里还有这项合同,一时间愣住了没伸手。

    “另外。”萧湛露出一?#38752;?#31505;:“里面有一?#36276;ǎ?#26159;我给她备的,她当初离开时我只给了她两千万的支?#20445;?#34429;然她平日花不了什么大钱,但难免以后遇到?#34892;?#36259;的事想要做一做,缺了资金可不太好。”

    林清予可没想过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替她收下吧,我……们,不会再见面了。”萧湛转过身,林清予因为角度关系没有看到他眼里流露出的痛苦。

    林清予犹豫了一会儿,才收下了萧湛给的东西。

    这时,萧湛站身来准备离去,可也是?#20204;?#20182;刚好就想用一下洗手间。

    (下一章萧湛的秘书小姐要出来了,这可是个狠角色)小说屋 www.7900945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爱慕的笑容灿若朝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爱慕的笑容灿若朝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爱慕的笑容灿若朝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意甲射手榜
极速时时彩和五分彩 时时彩什么的组三 北京时时彩kp10现场赛 五子棋游戏 okooo澳客网杀号 嗷嗷待哺猜围棋术语 22选5的彩票软件安卓 双色球图表走势图表 奥博真人龙虎斗 甘肃快三最新走势图 北京有北京时时彩么 超级大乐透开奖规则 河南快赢481平台天天计划 11选5九码复式买哪个 双色复式8加1中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