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这个女人她也不懂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女侯作品正文卷 第98章 这个女人她也不懂
(小说屋 www.79009459.com)    “公……”

    时非晚忙要再回一句。

    “等等……”哪想后头忽地就有人出声了:“安雅公主,大楚有大楚的规矩,这坐席是按身份排的,怎可随意更改调换。公主?#19981;?#22905;,等午宴过后再让她陪着便是。”

    ?#21834;?#26102;非晚忙回过身来。

    “时家闺女,现在你先回席。午宴过后,务必好好陪着公主。”方才那声,又起。

    “啊……”时非晚装木讷的怔了下。

    不过事实上,她心底也确实怔了下。

    这跟她开口的是……太后?

    这?#23454;?#36824;没出声她一个后宫女人就可以直接插嘴拿主意么?

    而且便是可以,她怎么会……直接应了下来?

    她没看出来这?#23454;?#36319;许多大臣明摆着是不乐意么?她这么一说便是有不乐意的,包括?#23454;?#22312;内只怕也不便再反驳了。

    当朝太后这是……有脑抽症还是她真觉得?#30343;?#20040;?

    “太后让你先退下,还不快退下。”

    时非晚正懵着呢,一副傻兮兮畏畏缩缩似乎因为紧张胆怯而反应迟钝时,就听见跟前忽地又响起一道沉声。

    一抬头,她竟见自己一步之外不知何时已停下了一个人来。若她先?#23433;?#27979;没错的话他可不就是那岑隐的父亲,擎王?

    “是。”时非晚声音哆嗦的忙应了声,随即便埋着头微颤着身子,一?#26412;?#21523;紧张模样的忙将手从安雅公主手里抽了出来,回了坐席。

    “噗……”

    时非晚才回座,殿内便响起了不少隐忍不住的嗤笑声。时非晚心底想着这应是在笑自己。一抬头,果然就见不少鄙夷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脸上。

    其中笑得没那么加收敛的一位主,便是来自于对面沐熙的。时非晚望去时,他直接给她竖了竖小指头,一副不屑嘲弄态。

    时非晚懒得理会又低下了头。

    沐熙此时才跟着低下头来,只这瞬间眼底那抹浓重的不屑却又诡异的渐渐淡了去。他手指轻敲着桌面,不知何时笑眸里竟添了?#25913;?#28145;?#21152;?#30097;虑。

    被太后这么一说,安雅公主的提议便已成定局了。?#23454;?#34987;太后抢了话,神情却也看不出好坏。他语气十分平静,很快?#22836;?#21648;各位归了座。

    “没事,没事的,别怕!有外婆在这呢,不会有事的。”

    ?#23454;?#19968;行方离开眼前,时非晚的手便?#35805;?#27663;一把紧抓了住。

    “别担心,陛下是个明君,不会责怪的。那安雅公主,待会儿她要问什么,你回答不上来,直说不知便成,这?#21364;?#38169;了要好。便是待会儿真说错几句话或是做错几件事,惹得公主怪罪或是?#27604;?#20154;笑话了,其实也影响不了什么的,没多大事,不用放在心上。就只当陪公主走走就成了,明白么?没事的。”

    海氏也已一把抓住了时非晚的另一?#30343;鄭?#20063;已是急着忙说道。

    时非晚一听便知,这两位是真当她被吓住正处于?#21482;?#20013;了,急着给她缓解心理压力呢。

    “明?#20303;!?#22905;忙回了句。

    不过,海氏说得其实也是实?#21834;?#20415;是待会儿她陪着公主,真出了洋相丢了大楚人的脸,其实也不是天大的事。

    当然也绝不是好事。某些“完美主义大臣”自也是绝对不希望此类的事情发生的。

    真出了大丑,绝对不会让楚人舒服。

    “时姑娘,给你的。”

    时非晚这才应着话,忽地就见身后一名伺候的宫人?#37027;?#30340;给自己递过来了一张纸条。

    “啊?”

    “尚书大人让小的捎来的。”

    ?#21834;?#26102;非晚一疑。

    尚书大人?她不认得呀。

    忙便将纸条给打了开。

    一看,纸上竟是写着一些注意事项之类的。譬如“与安雅公主相处过程中不该说的?#21834;?#20197;及宫里的一些规矩还有宫宴活动流程之类的。

    ?#21834;?#26102;非晚头大。

    用不用这么浮夸?多大点事!连大臣竟都来给她“临时补课”了。便是真丢了脸又能如何。做官的就这么?#19981;?#25630;这“表面主义”这套,非得将“面子”之类的遮掩得完美无瑕。

    “时姑娘,这是柳大人捎过来的。”

    “时姑娘,这是林夫人让我?#20302;的?#36807;来给你的。”

    ?#21834;?br />
    时非晚前一张还没看完,没过多会儿,便陆陆续续的又有纸条被?#37027;?#30340;捎来。一翻开,里边介绍的都是一些“官方套路?#21834;保?#20197;及对节日文化及宫宴项目之类的科普。

    时非眼脑海里,莫名的放映起在现代学校时——

    一临领导检查,班主任便逼着痞学生穿校服剃平头装文明学生的场?#21834;?br />
    “我好好看。”

    时非晚随意应?#35835;?#21477;,然后却打起了盹。

    等盹儿打过了,午宴也已结束了,殿里的人群也已散得七七八八了。

    大楚以及?#27604;?#30340;重臣被带到了另外的殿里暂谈国事去了。

    其他的?#23478;?#21040;?#35828;?#22806;,开始玩耍或是?#24613;?#36215;了各种各样的节日活动去了。

    晚宴虽还没到,但某些节日活动项目,可就已经可以开始了。

    时非晚不得已跟白氏先分了开来。然后跟在了那安雅公主身后。

    说实话,时非晚便不是无才之辈,对这宫中规矩、礼仪以及?#20843;?#25991;化还有活动项目之类的也确实是不了解的。所以方才那些纸条子她倒也还是翻了翻。

    一来到殿外,时非晚便开始回顾起了那纸张上的各种介绍。

    “哇,好热闹,好漂亮……”

    本来有其他大楚闺秀主动提议着要陪同安雅公主的。可她都一一拒绝了。此时只是领着时非晚以及一群的?#27604;?#23467;人在宫里各处晃悠着。

    ?#29677;牛?#24456;漂亮。”时非晚当成了旅游在应对。

    她打量了下,今日宫里各处竟装扮得跟过年似的喜庆奢华。随处可见各类的创意剪纸?#25163;?#20197;及灯笼之类的。

    走至御花园,每隔一段距离,便可瞧见一群宫人在摆弄着各种小玩意:譬如烙巧果子,雕面塑,彩锈,捏泥人,做各种手工小物件等等。

    此类的活动,都在御花园里特意摆设装饰好的长桌上展开着,供人参观。

    据说这些东西晚上都是要由女子拿出去磕拜,向织女?#30631;?#27714;智巧(智慧与技巧)的,这也是乞巧节一名的由来。而说它也是“恋人节?#20445;?#21017;是被某浪漫爱情神话故事所影响的。

    “你看,那里有剪纸比赛。走,我们去瞧瞧。”

    安雅公主此时似乎发现了什么新鲜玩意,一把抓住时非晚的手便往一个方向钻。

    时非晚心里摸不准这位公主:不是都猜着她用心不良,想要为难她弄出点事来让她大出丑好丢楚人的脸么?

    怎么一路随她逛下来,时间也不短了,倒也没见她使什么坏点子。她问的话倒是多,可多是关于她时非晚个人的喜好的。

    这渐渐让时非晚觉得好像是她跟那些大楚臣子“以小人之心度君?#21448;?#33145;”了。这位主莫非不是为了?#20063;?#36319;看楚人笑话?

    反倒像……她真对自己?#34892;?#36259;?

    “这是剪纸比赛么?#35838;?#20204;也要加入?是分组进行的么?多少人一组?”

    安雅公主此时拉着时非晚钻进了一处人堆里。

    一见她,便立马有不少的宫人跪下磕起了头来。不过,也有一些女子跟男?#21448;?#26159;站着行了一礼。

    而这些人,就是大臣府中的闺秀跟公?#21448;小?br />
    时非晚方才走来也瞧见过不少活动。可那多是宫人在“摆设”引人参观。倒少有此处这般热闹的。

    “七姐姐,你也来了?”时非晚此?#26412;?#30631;见了时听雨。瞧见时非晚她也立马看了过来。

    “是两人一组,安雅公主。”那宫人已答。

    “两人?那刚刚好。时姑娘,过来,我们一起参加,玩这个。”

    安雅公主一听,忙将时非晚拽到前头就领了一张参赛牌,道:“我跟时姑娘一组。”

    时非晚瞅了瞅桌前立着的一牌子。上头介绍的,正是说此处待会儿会有一场剪纸比赛。两人一组。剪纸成品会一起被拿去评比,按照分数之和排名。

    安雅公主一出现,自是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此时众人瞧见她似乎真的很?#19981;?#26102;非晚似的紧抓着她的手,一时又是陷入深思,又是觉得稀奇诡异的。

    “公主,不如我跟你一组如何?”

    那宫人才要应声,却被另外一人抢了先去。

    “安雅公主,你跟我,我们一起拿第一。这位时家姑娘……她只怕是不会剪纸哦。”那声微顿片刻,又说了一句。

    时非晚循声望去。

    恰好地,刚好就对上了那说话人笑盈盈的双目。

    他正站在她对面。抬着一手,对着她,比着一竖小指的手势——

    沐熙!

    “阴魂不散,怎么又是你!”

    时非晚一怔。

    随即几乎下意识的,她立马钻出了一句。

    “时姑娘这是何意?今儿来宫宴的,半数人现在都在这了,我为何不能来这里??#20415;?#29081;懒洋洋的回。

    “你是谁?#35838;也?#36319;你一组。”安雅公主这时开口:“时姑娘,我只跟你一组。”

    “公主,我……不会剪纸。”时非晚脸黑。

    便是她会的东西不少,可也不是个全能。这玩意她是真没玩过。

    ?#21834;?br />
    安雅公主汗颜时,就听现场忽地响起了一片哄笑声。

    她擦了擦汗忙道:“没事,我教你。”

    说着她已经拿了一把剪刀丢给了时非晚。

    小说屋 www.7900945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26657;?#20197;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19981;?请点击这里把《盛世女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女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女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意甲射手榜